预览模式: 普通 | 列表

教堂情节

不知为什么,从小就很喜欢古老的欧式建筑,尤其是教堂,会让我兴奋不已......雅典,罗马,阿姆斯特丹,维也纳,诺丁汉,都是我梦想中的地方......


唉,小张随意地抓拍,都这么S

查看更多...

分类:Life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1 | 查看次数: 4203

送给对爱情无限痴迷的猪头

  不要怪我说了你一晚上,没办法,谁叫你还是那么不甘心,搞得我凌晨了都极其清醒.愈害怕失去的人,愈容易失去。愈想得到,就愈要放手。放手是很难的,但是别无选择。
  以后你会发现,你以为不可失去的人,原来并非不可失去。你流干了眼泪,自有另一个人逗你欢笑。你伤心欲绝,然后发现不爱你的人,根本不值得你为之伤心。今天回首,何尝不是一个喜剧?情尽时,自有另一番新境界,所有的悲哀也不过是历史。
  不要为旅途中遇到的一棵歪小的树而牵挂,因为有可能,你已经为它错过了整个沿途美好的风景。
分类:Friends | 固定链接 | 评论: 1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4582

[隐藏日志]

该日志是隐藏日志,只有管理员或发布者可以查看!
分类:Friends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2584

郁闷地加班

  老爸刚发短信说新闻联播中有华旗的报道,我调侃道:常事.我下午刚传完这篇文章到网站上,无奈刚刚企划的老刘头又来催,说出现了严重的政治错误!马上要求改!我就靠!我头一次理直气壮地质问别人,说"那是你发给我的文章!"答曰:"知道."(那还整得好象是我工作失误似的!)完事了,他闪了,说了句幸亏发现得早,不然就出大问题了!能不出现问题么,写稿子把国家领导人的头衔写错了,还说请我吃饭,我知道他也就是调侃而已.顺便抬头问问同事刘头说的那饭是啥?同事说是病毒名字,我靠... 
  工作没完成,答应明天交付人家,还是没完成,很烦躁,无聊,烦闷得去了三次卫生间,想说话,找不到人,无奈,继续加班中.

  加班没有萝卜,真是感觉棋不逢对手,TNND,忙完看到她一直不在MSN,BQ也不在线.问吴伟说她还在,我却找不到,又玩什么小把戏.刚才看到LUCY在培训室门口,唉,突然想起了没准是海外培训营,没准萝卜还在里面上课,真是个上进的好青年,华旗的好牛马.顺便把白杨这类加班的上进青年夸成牛马,估计吴伟也听不懂其中的含义,或许,只有几个人明白.

查看更多...

分类:Life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4012

周末17MILES里的猪头帮

  如果选择猪头三人行,我会选择小抗和白杨当作我的同行搭档。猪抗,单纯又开朗;白杨,伶俐又狡黠。在一起两年多,基本上是我工作上接口时间最长的两个搭档。之所以我一直迟迟舍不得离开这里,也有些原因是这里还有这样一些值得我珍惜的死党们,再苦再累,想想每天在一起愤世疾俗;一起为某些生活中只有我们才会觉得开心的小事而开怀;一起诅咒恶势力;一起在这烦恼的世间,追寻着我们简单的快乐......

  最近,因为猪头抗和猪头柏,我竟然破天荒的喜欢上了去唱歌,虽然唱的都没有一首歌曲在调上,但如果你听了猪柏翻唱张国荣经典的歌曲后,那就会觉得这个世上,只要你能哼唱出来的歌曲,就比猪柏的这首歌好听。以往和同学同事们去唱歌,我总是在被逼无奈下,颤颤歪歪唱完《情网》和《一千个伤心的理由》后面红耳赤的草草吃完东西收场。如今,我靠!谁唱歌不让我抢过话筒来插两句搅和一下,我心里就象猫看见耗子却不让逮一样极其抓狂。喵呜~~~~~~~

  总评:抗的歌声清亮而深邃,让人回味;而白杨唱《四季歌》时,风骚得像三十年代大上海夜总会里穿着旗袍的明星,犹如古老的留声机里传出妩媚动人,勾人魂魄的声音,无人匹及。
分类:Friends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3465

[隐藏日志]

该日志是隐藏日志,只有管理员或发布者可以查看!
分类:Friends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2351

纪念我们的猪头抗——猪头章敬上

  04年春天的某天(好象快夏天了),一个中等个头黑黑的女孩子冲进了我们部门,大声说:“你们相机在哪?!我要借你们相机!”我内心大惊:“我靠!她可是在对着传说中的公司第一强硬的经理在说话啊!竟然比我们经理还要强硬?估计这小女子一定是刚出江湖,还不懂得江湖里的规矩,呵呵。”但她狗屎运,这次我们头儿破天荒没计较,真是傻人有傻福啊。我可是亲眼见过不知多少个这种态度冲进来的人被我们头儿骂得灰头土脸的出去了,更有刚毕业血气方刚被骂后却仍然不服者,回去搬来援兵或者尚方宝剑者,后果是连着被搬来的援兵或者尚方宝剑一块被骂的无地自容堆笑道歉,MD,这世道,像猪抗这样具有无知者无畏精神的人是没有几个了,佩服,佩服。

  某日,那黑色小女子又闯进来,说:“陈鹏!我的页面做完没?!” 我靠!强人啊!连第一倔脾气的北京小爷都拿她没辙!数码产品的工作一年多了一直是我在接啊,怎么能因为高瑞芳走了我就不接了?NND,等着吧,不着急,有你这强人来找我的时候,我内心深出冷笑了一下,呵呵。

  夏天了,按照惯例我周末来加班,准备去企划的书架上找书看,突然看到猪抗站在那中间,竟然堵得我死死的不能拿书,我说:“你也加班啊?”猪抗说:“我今天值班,一会就走了。”我问:“你来这里企划干啥?”“我在这里找些书回家学学。”我站在原地等了会儿,她仍然在翻书,我郁闷至极,心想:TNND,我问你这么多废话你还不知道什么意思?抢了我的地盘了,每天我都要到这里拿书看,害得我一会还得再过来,小样儿她那天还穿个裙子,难看死了 。(上次见白杨第一面也是这里,当时比较搞笑,我和她一直是聊天不见面,终于在企划书架那里遇到她,我先看到她的胸牌,当时公司还没强行执行带胸牌的规定,只有白杨这傻帽才把胸牌挂在脖子里炫耀,近视眼吧还戴个特难看的大眼镜,看着象70年代的知青,我叫她,她把眼睛瞪得史无前例的大,盯着我看,看样子是在思考面前这个叫她的人是谁,估计她心中暗喜,原来竟然还有陌生人知道她,我把我的胸牌往她眼前伸了伸,她才恍然大悟,说:“哦,是你呀!”我心想:估计比我还笨)

查看更多...

分类:Friends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6550